設為主頁
當前類別:首頁 > 信息公開 > 政府文件 > 學習參考 > 正文

探秘奇妙的昆蟲世界   ——記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花保禎

[ 時間:2018-09-17 19:40:00 點擊: 來源: ]

蝴蝶翩翩起舞,昆蟲肆意鳴叫,在位于楊凌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的西北農林科技大學,我們見到了正忙著進行長翅目昆蟲新研究的博士生導師花保禎教授。“大部分長翅目昆蟲在幼蟲期具有真正的復眼,蚊蝎蛉科幼蟲還具有一個背單眼……”說起小小的昆蟲,花保禎神色飛舞,侃侃而談,眉梢眼角都帶著藏不住的自豪,而我們也仿佛跟隨他的講述,回溯到他與昆蟲結緣的日子里。
    求學,命運的“陰差陽錯”
  回憶起當年的高考,花保禎稱自己與自然科學的結緣,是命運的安排。
  1962年,花保禎出生在黃堤鎮劉橋村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,家中兄妹七人中排行第四。
  在他15歲的時候,命運悄然給他遞去橄欖枝。1977年冬天,高考之門再次打開。“恰逢秋收秋種季節,正在地理忙農活的我,忽然聽到村里廣播里傳出恢復高考的消息。我隱隱感覺到,改變命運的時刻來了!”花保禎回憶道。在他眼里,大學就是知識的殿堂,是一扇拼盡全力也要闖進去的門。于是,他不理會周圍人的嘲諷和不解,起早貪黑,加緊自學,如饑似渴地全力“備戰”。在干農活時,他總是隨身帶上書,遇到中間休息時,他就掏出書本坐在田埂地頭如饑似渴地學習。
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1978年,勤奮的花保禎考取了河南農學院(今河南農業大學),一時間,整個村莊沸騰了,但此時的他心情卻十分沮喪,本想跳出“農門”的他,報考的也都是工科專業,誰料卻陰差陽錯地被農業大學錄取。
  雖然一百個不愿意,但花保禎也不敢貿然放棄這次進入大學的機會。骨子里有股不服輸的勁兒的他,經常悄悄地復習高中課程,期待畢業之后重新參加考試,改變人生路徑。然而,大學三年級的時候,花保禎的思想又轉變了,當時教昆蟲生態學這門課的老師幽默風趣,使他第一次對昆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于是他暗下決心要想擁有更高更廣的視野,攻讀昆蟲生態學研究生。
  1982年,命運卻又一次和花保禎開了一個玩笑。他被西北農業大學錄取到了自己并不喜歡的昆蟲分類專業。苦笑過后,他選擇了隨遇而安,并在畢業之后接受了學校的留校安排。讓他意想不到的是,這一次次的“陰差陽錯”讓他正式與昆蟲學結緣,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。
教學,以工匠之心雕琢
  1985年,初為人師的花保禎最擔心的是自己的口才能力欠缺,為了上好課,他花了大量時間,自學了邏輯學等有關課程,并在之后很長一段時間,將邏輯學作為他教學和科研的基本遵循。基于邏輯學的思考,花保禎對教學內容和方式的把控越來越清晰,講課質量越來越高。1988年,花保禎接手了學校的重點課程——普通昆蟲學。
  昆蟲大多其貌不揚,很少能招人喜歡。如何能把學生吸引到教室,讓他們真正喜歡上這門課呢?
  “盡信書,則不如無書。”花保禎認為,一名好老師不能只會照本宣科地進行知識傳輸。為了做到對教學內容了如指掌、純熟于心,他耗費了近一年時間對國內外優秀昆蟲學教材進行了透徹比對分析,梳理、匯總了其知識體系,光筆記就記了三大本。做足了準備,課堂上的花保禎總是神情超然,瀟瀟灑灑,無需講稿和參考書,只捏一根粉筆,一波接一波的幽默伴著專業知識娓娓道來,甚至繁多而難記的昆蟲拉丁學名,他都能信手拈來,讓人在輕松愉快中學習知識,并在聽講中盡享講授者的自然、醇熟之美。
  熟悉花保禎的都知道他有一句口頭禪,“教學是個良心活”。為了提升教學質量,花保禎沒有放松過對教學觀念和新手段、方法的探索。2003年,花保禎就從國外引進了國際最新的原版外語教材,開展雙語教學,是該校雙語教學“第一人”。無論本科教學還是研究生培養,他都運用自己特色鮮明的教學辦法,為不同學生制定不同的施教方式;在課堂教學中,他從不發火,也不訓斥,總是循循善誘引導教育。
  在講臺上花保禎站了30多年,他的講義每年都在改進、更新,平時看到一篇好文章、新知識,就立即加到課件中。“大學教授的講課不能僅僅是熟練,更重要的是對教學內容和知識體系的更新。作為教師要多讀書、多學習,以飽滿的熱情、用良心為學生上好每一節課。”他說。
  一分耕耘,一分收獲。正是由于他多年秉承工匠之心對待教學,花保禎先后培養了50多名碩士研究生,20多名博士研究生。他主講的“普通昆蟲學”先后獲批國家級精品課程、國家級雙語教學示范課程、國家級資源共享課。主講的“昆蟲分類學導論”被評為國家級優秀視頻公開課,他所帶領的昆蟲學教學團隊被評為省級教學團隊。自己也被評為陜西省第一屆省級教學名師,獲得“寶鋼教育基金會優秀教師獎”等榮譽稱號。
科研,尋根探秘昆蟲世界
  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對適合自己的舞臺, 在傾心教學事業的同時,花保禎也不忘科研攻關的本職。昆蟲分類學實踐性很強,在大山里捕蟲,是進行此項研究的必修課。而在外人看來枯燥而又辛苦的調查研究,花保禎卻樂在其中,在昆蟲研究界開創自己的一片廣闊的天空。
  “蝎蛉生活于高山之上,形象很美,姿勢很優雅,很討人喜歡”。說起蝎蛉,花保禎的喜愛之情溢于言表。從他的言談中得知,他的電腦里還有好幾篇關于蝎蛉的論文正在修改,有一篇正準備發表在國外的期刊上。現在的他正是研究蝎蛉乃至長翅目昆蟲的國內外知名專家了。
  從2000年開始,花保禎便決心把長翅目昆蟲分類研究當作自己的主攻方向,系統地研究該類昆蟲形態學、生物學和行為學等。每年5—8月,他都會帶領學生走進南宮山、太白山等全國多個山林里,采集昆蟲標本、飼養昆蟲。
  2014年,花保禎帶領學生去米倉山采集標本,當日氣溫只有14攝氏度,在這樣的惡劣條件下,很難想像還有昆蟲生存。就在這時,“火眼金睛”的花保禎意外的發現路邊有兩個蟲子正在交配,行為模式與他在文獻中所了解到的都不同。于是,花保禎和學生把蟲子帶回實驗室,通過認真的解剖觀察和文獻對比,竟然發現了蝎齡的一種新的交配模式。這個發現被寫成論文,發表在荷蘭的一個知名學術期刊上。
  多年的學術鉆研,使花保禎在昆蟲學的實際應用領域,也有著獨到見解。上世紀九十年代,陜西臨潼的石榴種植區長期受到桃蛀螟的蟲害影響,成果率低下。怎么忍心讓辛苦付出的果農血本無歸?知道這一情況后,花保禎立馬來到臨潼,在反復查閱文獻,實地調查研究后,他的心中便有了解決辦法。
  “從桃蛀螟的取食生物學習性來說,這些主栽的果樹并不一定是害蟲最嗜食的寄主。如果尋找到昆蟲更喜食的寄主植物, 并適當種植在果樹旁邊,就能把害蟲引誘到誘集植物上,不但能提高農田和果園生物多樣性,而且具有不污染環境、對天敵安全等特點”花保禎向當地的科技局獻策,“在石榴樹旁邊種上害蟲最喜食的向日葵,蟲害就能迎刃而解。”
  于是,當地的果農紛紛采用花保禎的建議,第二年,蟲果率就降到了2%,實現了石榴病蟲害的無公害治理。“二十多年過去了,當地的果農仍然采用我的這個方法治蟲。”花保禎笑著說道。
  如今,花保禎在昆蟲的世界里已經暢游了30多年,而他的履歷、他的教學科研成果,也確如那昆蟲世界般絢麗多彩。帶著以科研為樂的心態,他多年來精心對中國鱗翅目木蠹蛾科昆蟲分類研究,發表數篇論文并出版一本專著——《中國木蠹蛾志》。在長翅目昆蟲分類和生物地理學研究方面,他先后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10項、教育部博士點項目 2 項(其中 1 項為重點項目),中國動物志子項目 1 項,秦嶺昆蟲志子項目 1 項,浙江昆蟲志子項目 1 項,發表學術論文 160 多篇,其中SCI論文90多篇。
  “科研無止境,只要你去深入探討,總是有發現不完的問題,就會樂在其中,”一天的采訪中,花保禎一直謙遜地表示自己的經歷非常簡單,然而承載這份簡單的,是豐厚的生命內涵。也許某一天,你走進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校園,那位和你擦肩而過,匆匆走進實驗室或教室的老師,就是聲名遠揚的花保禎。他和你和我一樣,在這平凡的世界里,都過著平凡的生活,卻取得了令人贊嘆的成績,在我們看來,在昆蟲學研究的領域里,他還將繼續上下而求索,探究大自然未知的奧秘。
注釋:以上信息如有錯誤請您及時聯系撰稿單位或個人予以改正

上一篇:勇于擔當破解難題 真抓實干凝聚民心 馮莊鎮扎實開展“敢轉爭”實踐活動
下一篇:群眾心中的“定盤星”--記位莊鄉南屯村黨支部書記王平

版權所有 ?2007-2010 中共獲嘉縣委 獲嘉縣人民政府 Copyright ?2007-2011 huojia.gov.cn All right reserved.
承辦單位:獲嘉縣政府辦 技術支持:獲嘉縣政府信息中心(政府大樓1層西) 郵編:45380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電話:0373-4591303/186(FAX) E_mail:[email protected]
網絡提供:獲嘉縣政府信息中心 備案序號:豫ICP備12024174號-1  豫公網安備 41072402000015號
亚特兰蒂斯女王闯关